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因了爱  

2009-10-18 01:02:17|  分类: 空无一人的豪华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迟到小风生日贺] 嗷嗷乱叫酷斯拉来拿|||||||
始前肺炎:
在文无能的今天,怪兽啊……我还是给你弄了一篇来。其实这篇东西有着很高的真实性。起码那个女孩和那些相遇是真真切切的。我本来就想写写她。(你那可恶的清水校园题目||||||||还BG、BL皆有||||)
没加什么修饰,我也懒得了。就这样平板的叙述完毕,你自己看着办吧。

最后,我迟到了。

生日快乐。

————————————————————————————————

那天,我对她说放假回来有空再聊,她笑着说:

“好。”


                          因了爱

放学的时候,清来班上接我。我望向窗外,那里在下雨。
我问清为什么要来。他说,中午一起吃饭吧,而且你没带伞。
清仿佛什么都知道,我的确没带伞。
两个男生同撑一把伞走在路上也许是一种新奇的景象,去饭店的路上不时有行人看向我们。我并不是特别在意,清却把伞递给我,跨离我半步之外与我并行。他一直都是那么细心、体贴,总让我有种自己不是男人的错觉。

天气不知何时开始凉了,皮肤上残留的温度很快被风带走,有雨水滴落在清轮廓深刻的脸上。我从侧面仰望感觉他鼻梁线条带来的美感。雨水成股从他耳边流下,我索性把伞收了起来扔向他。

干什么?撑上,会淋湿。他接住伞不解的看向我,甩着满头水珠。

我和你一样。别忘了,我与你同性。

我淡淡的解释顺便插一句,再不快点,饭店就爆满了。
清看我满眼坚定知道扭不过我,便把我衣服后面的帽子扣在我头上,冲我宠溺的一笑。

用跑的咯。
没问题。

清一直很宠我,他把我看得太易碎。他有的时候很罗嗦,像个老头,保护过度。我想他是忘记了我们初遇时,我是怎么揍他的了。

看着前面高大的背影我提高了速度。发现路边不知名的嫩黄花朵凋零了顺着雨水流离了一地,被无数的重物撵过,一丝一丝的碎裂开。

恍然间才明了——夏末秋初。

回学校的路上,清问我新班级怎么样。我回忆了一下,开学已经几天了,班上男生一半不讨喜,女生一半不讨厌,一共69人,有一人没来、、、、、、最后一排一直有个位子空着。不过那与我 无关。

日子过的很快,快的让我很茫然。后面角落里那个我不注意的空位子的主人在正式开学三个星期后到来了。
毫无预警,风风火火的闯来了。

一如既往的晨,全班人混混噩噩的等待着班主任的亲临。上课钟刚刚打响,教室门就被推开 了。一个女孩子大咧咧的走进我们班来。
女孩长得并不是特别漂亮。国字脸,大眼薄唇,英姿飒飒。穿着打扮十分艳丽。让我觉得扎眼,和教室格格不入。她那一身桃红色的外套和的脸配在一起非常滑稽。我的审美观告诉我,这样的女孩子比起桃红色的外套更适合黑风衣和墨镜。

女孩不顾全班136只眼睛的注视径自走向唯一的空位。坐下,然后熟练的翘起二郎腿。班上的小部分人开始窃窃私语,我无语,继续看书。
我从来不去看班级名册,老师介绍女孩名字的时候我也没听。知道年女孩子名字中的“LI”不是“美丽”的丽而是“力量”的“力”是在三天后我经过她课桌的时候。

下课时,班上的女生们会聚在一起说笑,力来我们班上才三天,已经形成小圈子的女生居然和她聊的那么开心,看来她是个很有魅力的人。我和的位子离得很近,她们说什么我们这边听得很清楚。班花思用一种很虚伪的口气奉承力,说她穿桃红色的那件外套特别好看。我突然很想笑,与我同排的女生悄声对我 说,很明显,思在讽刺力,任何有审美观的人多觉得那件外套俗艳!我没发表任何意见静观其变。

真的吗?我也是那么认为的。很好看是吧。

力笑着回答思,那是和那张脸怎么也不会联想到一起的回答。女孩子们有的沉默、有的附合思说真的很好看。世界仿佛变静了,只有她们在笑着。我平静的将眼光投过女孩间的缝隙放在力身上,她笑得很开心,眼里却没有笑意。
我确定,她不笨,但她为什么要那么回答。我不懂。

快上课时,女生们散了开。思一直在笑,笑得花枝招展,她的脸变得越发丑陋,惨不忍睹。
力拿着白色的马克杯去接水。经过我身边,不知怎么我压低声音对她说,桃红色并不适合你,那衣服很没品位。
力惊了一下,望向我2秒后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话,噢,是吗?看见我点头,她笑了笑,摆摆手:我喜欢鲜艳的颜色,越艳越喜欢。
我没法回她任何话,她小声说了谢谢就走了过去,昂首阔步。

“她真的很奇怪,不过不讨厌就是了。”
那是我对力初遇的印象。

女孩子好像往常一样提着印有“花生豆”的洁白马克杯穿越我的身侧。依旧是艳丽扎眼的色泽与清爽的短发。距力的到来三天左右,清到我家找 我。他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听说那个女人回来了。
什么女人?我很自然的反问,清却紧张的盯着我回道:
还有哪个?最后到班的那个。听你们班人说你和她走得挺近。
清将喝了一半的速溶咖啡放下,突然站起来盯着我。我不满的瞪他,我觉得这事根本就没有必要那么紧张。我平时也没少跟女孩子接触,可从没见过他那么紧张过。清看我瞪他也挑起眉毛来以命令的口吻让我不要跟力多接触。他说完后很泄气的倒在沙发上。我将他合过两口的咖啡拿过喝了一口,有苦涩的味道在口中散开。
苦中带酸——山多士的味道,他最喜欢的口味。我站在他的身前弯腰与他平视,他撇撇嘴,我就笑。
你是对自己没自信还是吃醋?
都不是。
他的回答还真让我蛮失望。
好吧,好吧。我告诉你关于她的事好了。

清盯着我好奇的眼,终于举了白旗。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将脚伸长摆在茶几上悠闲的继续喝咖啡。

开始之前,把你的脚放下来。

清突然正色道,我却打开CD机让它滚动插放清音乐。
我说,没关系。这是我家。
随着音乐流泻的是清无奈的阐述。我静静的品尝手中苦涩微酸的液体。

窗外,雨一直下。梅雨季节来临。

仿佛被驱使,听了清的话后我更加注意那个女孩子。她的眼神,她的笑容,她的气质,我隔着微弱的距离感去感受他。我发现,他其实也没什么不一样。只是跟我很像。
别人常说,没有偶然只有必然。那我 和力的第二次相遇是偶然还是必然呢?

我想我上辈子是猫吧。我不喜欢雨水把身体弄湿,就像猫不喜欢碰水;我喜欢大晴天在阳台上睡觉,就像猫上在天台晒太阳。难得的晴天,清却不能陪我。中午没人陪我吃饭我又不去食堂,所以只好去外面买面包来果腹。学校食堂的东西让我受不了,清却是说我太挑食。我才懒得理他那个连我妈的手艺他都会夸好吃的味觉痴。

在糕点店看见非常漂亮的洋果子,品种和口味挺多。突然心血来潮要了一个撒着碎巧克力块的带回去,其实我很喜欢甜食。习惯性的抽了跟近一米的法式长面包去柜台结帐,店员小姐温柔的笑容让我忘却了那个洋果子不菲的价格。
从那条铺着金黄碎花的街道往回走,沿路有着让人心情舒畅的阳光。

我提着口袋晃晃悠悠的走,迎面碰上一个熟悉的身影——清爽的短发、艳丽的衣着,是力。

我与他对会在路上遇到似乎很是惊讶,我们怔怔的盯了对方三秒还是没有说任何话。在那么晴朗的天空下碰面不打招呼似乎不太礼貌,我刚想开口说句好,他就冲我一把抓住我的手臂说,陪我一下。
我有些反应不过来,愣站在原地。力小心问我是不是有事。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他见我摇头便欣喜的将我又拉回那条金色街道的彼方。

你去干什么?
买个手机绳。

路上,我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对于我的问题他很大方的解答。
你手机什么牌子?
诺基亚,不过现在没有了。
那你还买手机绳?准备买新的手机?
不是,那手机绳上有个戒指我挺想要的。我手机被我卖了。

力说得很轻松,她与我并肩走着,将双手插入粉红色外套的口袋中。我偏头看向她,才发现他耳朵上有只鲜黄的环形耳环。我觉得那东西比他的外套还恶俗。

卖了?我不记得德阳有干这个的。
恩,我叫人拿到什方卖的。我当时经济紧张。
你家人怎么说?
我骗他们我掉了,这次我想我老爸会买个小灵通给我。

力要去的精品店就在金色街道的街边,很快我们便到达了那家叫CD调的小店。一进门就有娃娃发出“I LOVE YOU ”的叫声。听见有客人来,女老板起身相迎。力似乎和女老板熟,他们一见面便聊起来。百般无聊的我找了个位子坐下来开始啃我的面包。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就这么轻易的跟她来了,之前清还给过我警告。无意间听到他对老板娘说那手机绳是她朋友让她帮忙买的,老板娘死活要给他半价,她不肯退让。我想不到她是如此善良的人,如果她说是自己要买的,那老板娘一定一分不收的送她。
力和那老板娘互相推说了好一阵子,直到我把面包啃完才停止下来。力叫我,我过了去,老板娘笑颜如花的盯着我心中直发毛。

力,这位是````?
我朋友。

老板娘问起我 ,力就3个字轻描淡写的带过,然后转而问我:
你觉得这个绿的好还是这个黄的好?
我盯着他手中两枚鲜艳的指环无奈的摇头道:
那边那个紫色的不错。

我觉得紫色和他带点忧郁的坚强很合适。我第一眼见他便清楚的知道他的阳光是装的。

真的吗?我觉得黄色的这个比较好。
我也觉得紫色的不错。

老板娘突然插话,力将那枚紫色的指环拿起。其实是很简单的饰品,里面透着紫色荧光粉外面镶着个戎球。力把它拿出在手中把玩,将它在无名指上套进套出。她的手指细小,指环大了一圈,她却不在意。
结帐付钱后,我与她又原路返回。途中他在一家小店买了2支散装烟。虽然听清说过,但我还是不能相信眼前干净的女孩子会抽烟。
一路上,我们突然没了语言。也许是找不到话题,只能默默的走。

再陪我一下,好吗?

力突然打破了沉默,看来她并不想马上回学校。我静静的点头,陪她来到校边湖畔的石拦前。
力轻巧的跳上石拦,坐下来从包里摸出一个打火机。我默默的站着,看着她动作流畅的点烟。她仿佛习惯了一般把剩下的一支递回给我,又突然似想到什么,把烟收了回来笑笑说:
你应该不会抽烟吧。
对。少抽点吧,那玩意太伤身,何况还 是女孩子。我沾酒不碰烟,我不想肺全部黑掉。
我煞有其事的回答她,他却还是云淡风轻的笑。
没办法,我已经有瘾了。我初中就开始了,已经五年了。

我沉默,力喷了一口烟气突然骂出声:

假的!这烟是假货。
你怎么知道?
你说呢?五年了``````抽不出真假才怪。
你看上去并不像抽了那么久的人,牙齿都没有烟渍。

我凝视力,发现她的眼中还存留着一丝明净。她听着我的话,露齿一笑道:
你不知道吗?女人多是拿嘴角抽烟的。当然不容易有渍迹。啊``````对了,你站过来点,对就这里。

立让我站在她身前,我问她干什么。她说借我给她挡挡,这道上人和老师多。

你为什么开学3个星期才来?

我突然很想知道这个问题。

没什么,钟老头不收我。

力摆摆手,笑起来,一支烟在他快速的吸食下只剩烟蒂了。

不收你?
呵呵,我以为你知道呢。既然这样我就告诉你好了。
烟又重新燃起,我站在原地,听着力有些低哑的声音,听着她默默的回忆。即使我知道关于她的事,但我还是想听。感觉告诉我她并不是人们口中传的那么糟。

“我啊```生活的一直很空虚```我感觉不到有人爱我。这一身恶习是什么时候染上的,我已经不记得了。你相信吗?我抽烟、喝酒、打架``````就是你们口中的不良少女。呵,我还堕过胎。对方是本地人,我们在歌厅认识的。他比我大三岁,我和他恋爱了。他实在对我很好。我们互相爱着对方,也许我们并不懂什么是爱,但我们那样为对方着想,我想应该是爱吧。我们恋爱的时候毕竟都是 学生,大家都太穷了。为了给我过生,他卖了他的传奇号。那时在一起的确很快乐。不过```好景不长,别人不都说初恋是不会有结果吗? 呵呵```他确实是个好男人,他叫我不要嗑药,不要抽烟。和他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我试图改变自己,那时候连我爸妈都惊讶了。我不抽烟不夜游,在学校乖乖上课。为了他,我很努力很努力。最后,我的第一次也是给了他的。
啊```会变成这样我也有错。那天,我推不过朋友的邀请去了迪厅,当然也嗑了药,当时处于兴奋状态的我神智不清,他打电话给我,我没接到。而他来找我又和我走叉  了路。那晚,我和我朋友睡在一起,他们“小夫妻”俩一张床,我一张床。你说会发生什么?你说能发生什么?可他偏偏不信我!我知道他担心了一夜也很伤心,我一天打30个电话给他,想跟他解释,他一个都不接。他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
冷战了不久,他就说他要跟我分手。那时,我已经有了他的孩子。我并没有告诉他,我不是那种人。至始至终我都没告诉过他我怀孕过。是我自己偷偷拿掉的,连我父母都不知道```
后来,我朋友跟他解释了,他反过来求我跟他复合,但我的自尊不允许我那么做。再说,想想看,就算是复合也不会回到从前了```所以我逃避,我与他好朋友交往了。不知道他是报复我,还是还爱着我。只要我晚上一出去或去一些人眼里不三不四 的地方,他就会打电话让我父母来捉我。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开始还一直不明白我父母怎么会找得到,后来才知道是他干的。
为什么```为什么```呵呵。现在,我也就这个样子```你了解了吧。”

力在冗长的叙述中表情变换莫测,她的眼睛一直盯着湖面。烟不知不觉烧掉了大半,一截烟灰重重摔在地上,飞散了。我始终不发一语。
她才是一个少女```一个16岁的女孩啊```为什么她看上去饱经风霜```她对我说的也许只是她16年来人生中的一小部分。这样一个有着和年龄不符的境遇的女孩就活生生的在我面前。时常拿着白马克杯,故意穿的恶俗艳丽常常开朗的笑的女孩子```

力重重的叹了口气,把剩下的烟踩熄。

不相信吗?不过。这跟小说似的,谁也不会信吧。

``` 不会,我信。

真的?没吓到?一般那些男生听到这些大概都把我当垃圾,避都来不急吧。
那,我是被罩大的,你信吗?

这次轮到力张大了眼睛。她不可思议的看向我:
不会吧```完全看不出来嘛。
我姐姐和你一样是个太妹。很多事,我从小就知道。
那你姐姐她?````

她比你幸运,她完全蜕变了。你能想象吗?中学时是太妹的她,现在是我老家一名小学教师。因为爱上一个男人,为了在那个男人所在的地方上大学,我姐最后才冲刺,然而还是有点晚了只考上师范校。不过她现在很幸福。大概再过不久那男人就是我姐夫了。我并不是很喜欢他,初见时我很想揍他,但只要姐姐幸福就好。

呵呵``恭喜她``为了一个人而改变自己```那是我一辈子也办不到的事情,真羡慕她。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力带着寞落依风而立,她拉过我向学校走去。我闻见她身上淡淡的烟草味。突然像起自己手中的洋果子。

拿去。去去你身上的烟味。

我把手中的东西塞给力,力微微的笑,我揉乱他的头发。

很久,没人关心过我了,谢谢。
这没什么。
怪不得,我会跟你说怎么多,你和我 有的地方很像```但又比我```怎么说,我可能喜欢上你了。你有女朋友吗?

力突然这样问我,我偏头想找个合适的词汇,但想了想还是 点了头:

有了。
这样啊```力笑了起来,笑容依旧。直到回到班上,我们再也没说过一句话。


我怀疑清是不是在我身边安插眼线。我和力一起去买东西的事他很快就得到了消息。 他是个保护过度的老头,我肯定。星期天他把我拖到家盘问来盘问去,烦闷的要死。

不是说了,不要接近她吗?她是个妖女,绝对不能碰她,会被她拉入罪恶深渊的。

拜托,我又不是3岁智商,怎么可能发生那种事?她又不是你说的那么糟!

清从我手中抢走我正在喝的西柚汁,把我整个罩在他的体积范围内。我依旧平静的仰望他漂亮的鼻子,并不准备多解释什么。

她让你想起你去世的姐姐?

我默认。其实我姐姐在当上教师没多久就因为那个男人而去世了。因了爱,她放弃了自己。

恋姐情结。
清不满的小声嘀咕,我望着他的眼,抢过西柚汁也小声咕隆:
要是那样,那还要你做什么。

清低头吻我的头发,很轻巧的吻。
我爱你,他说。
不要说得那么早,也不要说得那么绝对。我们都还不懂爱,还不懂。
那等到懂的时候,你会像你姐一样为了我而放弃自己吗?
不会。

我轻轻的说,把头丢在他的肩上。

相信我吗?我和她没什么。
我相信。

清安心的回答,我想我是比力幸运的。

后来,清没有过问过我一力的任何事,我和力还像一前一样生活,只是多了些交流。和力说话是很有趣的事,她比班里那些花瓶女生要好的多。

时间就那样走过,不带痕迹。很快就要放国庆大假了。每个人都盘算着放假去哪里。我叹息起来,因为我这假期大概会被清扣去一半。力呢?她会怎么过?我忍不住想起了那个鲜艳的女孩。

放假那天下午,我经过女生宿舍,力正拖着一个大旅行箱,嘴里哼着:
“我不是黄蓉,我不会武功,我只要靖哥哥和完美的爱情。”
她看上去心情很好,而那只紫色的指环正在她的手指上晃动着。

要帮忙吗?
是你啊。不用了,我自己来。
不重?
不会。我要去传达室,你回教室吧。

我想帮忙搬箱子,毕竟他是女孩子。可他拒绝了我,眼睛中有着闪烁不定的光华。她释然的对我说,她决定了,她要像我姐姐一样试图去改变自己。
我笑着鼓励她,也许她很快就能找到一个能让她彻底蜕变的人,一段能让她羽化的爱。

你终于对我 笑了,她说。
噢?我时常笑啊```
你真那么认为?那就算了。对了,你骗我!你说你有“女朋友”

准确的说,应该是恋人吧,呵呵。
那你要加油了,很辛苦吧。
不会,他是个罗嗦老头。
真羡慕你```呵,好了,去吧。

力微笑着指了指手表,露出少有的女孩子的可爱表情。

啊,好啊。那,放假过后有空再聊。再见,有个好假期。
好啊。Bye。

我转身,顺着操场缓缓的走。回头间,力还是站在那里,笑得从容。我看见她模糊的口型,但始终没有对上她说了什么```

整整一个假期,除了跟清在一起就是上网,父母出门去了。自己煮饭很要命,基本都和清出去吃。在街上看见一枚紫色的指环,突然想起了力。清问我怎么了,我摇摇头,只是说我想要枚重金属指环。
放完假回来,我的手指上多了一枚指环,清送的 ,我很喜欢。我等着力来,想给她看看。可是,开学一天了,她没有来。她桌上的书还在,白马克杯还在,一样都没少,仿佛等待着主人归来。

我询问他的同桌沛:
力呢?她不来吗?

咦?你不知道?他本来就是这样。有时来,有时不来```假前钟头儿找过她,我看这次她该是不会回来了。

噢```这样啊`````

我盯着那张课桌,就像那里还有人坐着一般。


那天,我对她说放假回来,有空再聊。

她笑着说:


“好。”


End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