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荒上的日志之一   

2009-10-18 01:05:35|  分类: 空无一人的豪华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日志来自我的荒上,这些细微的故事,有心的人才能发现端倪,我就不多说了。

美错  2005-8-7

那年荒上站在顶楼唱着一首歌:

"啦啦啦啦 冷漠背后 躲着温柔 我还记得 谁在嘶吼 看你低着头 我站在船头

啦啦啦啦 黑色的风 吹熄烛火 暴风雨外 那片天空 幸福在招手"

荒上只是个学生,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高中生。
短发、眼镜、人字拖鞋、漫画、看起来纤细的身材就是她的全部。
简单而自由平凡但不平庸。

在荒上的右眼角下沿着眼眶有一道痕迹。那是她3岁的时候被竹竿划到留下的纪念。荒上不在乎那所谓破相的伤 因为那是道像毛笔一笔挥洒下去的痕迹,不到一定的距离也看不出来的伤。
小时候荒上就发誓只把这道伤给最亲密的人看。一开始就让他知道 ——“我不是一个完整的人。”

荒上可以与很多人说笑但也同时拒绝着他们。不相信这个执念是野草,一年一年的疯长着让她对整个世界都无所适从。她低调的生活只向往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荒上喜欢复古风格的事物。
时装、器具、家庭用品``````她喜欢所有带着浓厚时代气息的物品。就连思想和饮食习惯都被朋友说成是只有老婆婆才有的。荒上不在乎,按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是初衷,但她还是无力抵挡整个社会给予的压力。

闭了眼,也许一切都可以一笔代过。
就像眼眶上的伤,一瞬间的刻画就只一刹那的痛。

也许很难想象一个看上去平凡老实的女子会喜欢食用内脏。
可荒上是这样的人。
喜欢肉食喜欢内脏和甜品。吃火锅太辣会腹泻却依然要吃。她对食物的执着到了让人觉得挑剔的地步。她喜欢所有的美味,一直想尝试人肉的滋味。有时会幻想人类心肌弹性十足的口感。不可否认,她喜欢动物多过于人类。但 惟独讨厌昆虫。
对,所有的昆虫。
比起蛇蝎老鼠一只蝴蝶都会让她避恐不及。
她也喜欢蝴蝶,但只限于平面上的死物。

荒上最喜欢的动物是猫。
她爱极猫科动物那种性感无比的身体线条和我行我素的性格。
她迷恋每一只符合她审美标准的猫。
虽然猫似乎不太喜欢她。

也许是眼镜和班主任功劳,他们让荒上看上去老实乖巧。原本怪异的头发换了一回又一回,家长总是毫无办法。荒上有严重的散光无法离开眼镜,但她取下那东西的时候她可以清楚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也许一双紫色的隐形眼镜会比现在鼻梁上的更适合她。
可是这种内心与外表的反差更是让认识她的人觉得奇妙并感兴趣。在外人眼里她是不起眼的 说过话的人知道她是神秘的 有所了解的人清楚她的遥远 似乎就算在愉快谈话也无法拉近两人之间的确实距离。

游离不定却可靠的女子。

荒上这样的人在高3在即的时候恋上了另一个人。
不可思议
却合情合理。

叫荒上的女子在16岁过度到17岁的那年间认识了叫漠雷的男子。

事情就是以此为始。
生活似乎就这样走上新的旅程。
宛如梦幻。


荒颜    2005-8-16

在一段冷战之后漠雷告诉荒上他病了。
那个时候荒上还在疲于应付不知道怎么患上的皮肤病和恼人的作业。
失联了几天 荒上有些看淡了。
男人么
追到你前当你是宝追到后就是草
追到前是公主追到后是保姆
得到前是心中的NO.1得到后是吊车尾

就是这么回事。

某天傍晚突然收到信息,熟悉的号码,消失了好几天的号码。
荒上鼻子出了声气 有些不想看 但还是很不干脆的翻了翻。
上面只一句话:

亲爱的

我住院了



荒上一下子便慌了神,她知道的,那家伙,不盯着 准出事。

很没原则的的马上回了信息了解情况,荒上觉得自己是白痴。

总是被漠雷那没心肝的家伙扯着跑。

待到屏幕上出现饮酒过度、疲劳过度、饮食失调等字样的时候她差点把机子从26楼扔下去。
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像吃了芥末的兔子


白痴笨蛋的乱骂了一气开始回信息。她想对他温柔,对病人温柔是常识。只可惜那些荒上天天挂在嘴边让他注意的事情他不听。荒上最讨厌目中无人不听人说话的家伙。
当然漠雷太例外


一顿说教后漠雷依旧爱理不理荒上把机子砸在沙发上抓起桌子上的硫酸盐酸那些味道诡异的瓶瓶罐罐一股脑涂在脖子后面。
她倔强着不哭出来
没什么好哭的
她想着
他一直是那副样子
自己应该已经习惯


去它的习惯

混蛋!

荒上还是忍不住骂出声
当然
同时哭了出来



故事里的爱情   2005-8-20


荒上是爱着漠雷的
真的
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 
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
但毫无疑问的

荒 上 爱 漠 雷
。 


幻影   2005-8-27



你对我说你爱我就好像在幻觉中看到寥落的自己,于是你一边走路一边唱起歌来。

                                                                   ——《清醒纪》


荒上始终记着一个梦,模糊却印象深刻的梦。
那是五年前的一个清晨醒来的时候,仿佛经历的漫长的旅行般在头脑中刻画出了影象。
对于这个荒上没有多想过什么,那个时候就只当它是睡眠不足引发的奇迹


荒上的人字拖鞋嵌进熊猫脚还算白皙的指缝,踢踢哒哒的发出规律的声响。偶尔发出的不和谐音是她又不注意踩到自己

穿着厚底鞋的女子风风火火的跳跃着,跑到前面轻轻的哼着歌。
火焰一般的女人,看见她的时候荒上时常想着这个问题仿佛走神。
咯嗒
不知道多少次了,她依旧会踩着自己的脚。

我说过多少次了,既然那东西太大你就不要老穿。总是踩着自己你不腻么。

女子总是那样说着然后笑起来。
媚眼如丝


荒上不以为意,她喜欢人字木屐。她说穿起来很帅,主要是很有种浪人的沧桑感。女人白眼,道是她人懒。懒得弯腰穿其它鞋。
荒上耸肩,状似无辜


女子的指甲很脆弱,纤细又敏感的像少女的心灵。
很难留长的类型。她很爱护它们像保护情人一般呵护有佳。
那是荒上不能理解的心情,因为她的指甲坚而利
足以断纸刻木
似刀刃


注意起那个奇特的梦是因为这女人。
她不迷信却相信宿命。
她是荒上的朋友。

朋友其实是个暧昧的定义。
荒上总是说,从某个定义上来说朋友就是情人


女人遇见荒上

你是我的。
相对的,我也是你的

那时候,荒上睁开永远睡不醒的眼睛,看见的是金色的火焰。

关于那个梦荒上与她讲起时,女子说了另一个梦。
那是她的梦。
她们的梦有着相似的感觉有着相似的气息。
女人说,

那是命


梦中有着郁郁葱葱的森林,有爬满青苔的古老洞穴也有着湿滑破碎的石板路直通森林深处。光从天空投下变的斑驳而专注。
独独的,独独的荒上遗忘了从向上的山路上下来的是谁。
遗忘了男人的面孔,只记得
只记得男人伸手过来,她提起了白袍将白袖下的手伸出。
男人穿着甚少,高大而有力。
荒上忆起那时的自己是微笑着的,
带着浑然天成的气质与骄傲

和现在的她完全相反,无从比较。

还有更加离奇的事情只是事后惊心,荒上并不曾记得。
她庸懒的跟在朋友的身后跟着轻哼歌谣,
脚步踢嗒







不完整的童话结局   2005-8-31


荒上啊荒上,你要记得。
没有王子
你依旧是公主
。 


行尸走肉   2005-9-1

                        
                        。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