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 Le Papillon 相关】星之光  

2009-10-28 04:33:15|  分类: 【A·P·H】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星之光

                                                                       ——关于【 Le Papillon 】更加像剧透的读后感

 关于卡洛的文 Le Papillon 蝴蝶的读后感,此文乃半改编自电影半原创,活动文,并不赘述说明,因为它是个什么文不重要。

 

 

伊万·布拉津斯基遇见王 耀的时候他才8岁。

【有一种稀有的蝴蝶,名叫“伊莎贝拉”。传说中你只要见到她,向她许愿,她就会将你的愿望带上天堂,令你美梦成真。】

这是文章的引。

当八岁的小伊万遇见了不知多少岁的东方人于是这个关于蝴蝶——伊莎贝拉的故事就那么平凡无奇的拉开了序幕。

没有什么不同的教室、和所有其他作品里一样的老处女眼镜教师还有一群吵闹的孩子。在这充满悠闲的生活感的背景下,小小的伊万以一个调皮鬼的形象登上了舞台。当然,也没少掉有他一直的死对头——小阿尔弗雷德的陪衬。一群孩子活泼生动的为我们表演了一场捉弄师长的秀。当小伊万抬起他那张笑脸笑的跟朵向日葵似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确定这个小家伙绝对就是那个腹黑病娇魔王。

不管是阿尔也好、老师也好、咖啡屋的老板也好他们的作用统统都是衬托出这个淘气的无法无天的小家伙有多么难以制服。然后,我们和蔼年轻【划掉】驯养有术【/划掉】的王老板就出现了。

在明媚的天气里,异国浪漫的街道上那个娇小的东方人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向咖啡店老板问路。

这位年轻的旅行者带着一抹墨色,带着一个心愿来到了这个国度,也来到了孩子遗忘已久的梦中。

他们的相遇也是这样平凡无奇,充满着生活的气息。在小小的咖啡馆里旅行者注意到了角落的孩子,孩子又淘气的捉弄了周围的人。他们甚至没有交流。如此的戏剧却又如此的真实。

 

关于8岁的小伊万的身世耀是从老板口中得知的。这个可怜的孩子,在他的心里暗暗埋下了亲近的感情。然后他们在湖畔因为大提琴,真正的开始了第一次的交流。

他们唱着那首无人不知的童谣——小星星。

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  

此时的小伊万向往着那小小的星星,记忆里那是妈妈唱着的歌。就算,妈妈再也不在。

文章从开始到耀和小伊万的第一次对话,无不显示着小伊万的聪明、恶劣。他明明是个孩子却总是说出让耀哭笑不得的话,这里伶俐不做作的对话塑造了一个生动的形象,它让你有了情感——不管是爱还是气愤。

 接下来的故事,就像一只鸟儿。

它飞过天空,微微颤动着身体滑翔而去。

那是常见的景象,平和又优美。但它却让你能轻易的认出是哪只鸟儿。

作者为了塑造各个人物是花了很大心思的,不论是风雅轻浮的弗朗西斯校长还是坚强自立却总爱哭的伊万姐姐尤利娅,她们都以一种适合的姿态进入了你的视线,你既能肯定他们就是本家笔下的那两个角色但又拥有着独到新鲜的感觉。当所有配角碰撞交织在一起,你会自然的读解他们,并没有违和的感觉。虽然这时小小的伊万也许是他们中最跳出的角色。

Hello, tiny star                                                   哈罗,小不点星星    

Can you hear me call?                                     听到我的声音了吗

I'm lonely as everything in birth          我与万物诞生瞬间一样孤独

 【 Le Papillon 相关】星之光 - 4711 - 

和学校、家人闹得不愉快的小伊万已经无处可去了。他逃开了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情。逃避是小孩子的特权,当我们小的时候也时常会想着离开家或者当别人家的小孩吧。

但是人是没有办法一个人活下去的,当年轻的东方旅人打开后备箱的时候,不知是惊喜还是麻烦的东西出现了——一头可爱的小熊。

小小的伊万跟上了这个肯于找寻自己,明明没有血缘关系却耐心亲切照顾他的异乡人。

他从他那里得到了印着向日葵的帽子、得到了笑容和温暖。

“耀是第一个不讨厌伊万的人!”

孩子笑了起来。

被命运抛弃的孩子,

被大家所讨厌的坏孩子,似乎找到了新的方向。

下面的故事依旧走着那仿若初夏午后阳光般活力舒适的调子,在眼底却不经意投下了斑驳的影子。

不管是通缉令、伊万和耀各自的过去还是那稀有罕见的伊莎贝拉。

 

Sometimes in the dark有时在黑暗中

When I close my eyes当我闭上双眸时

I dream of you, the planet earth行星地球我会梦见你

 

在去山林追寻伊莎贝拉的途中,在山间小屋里耀和小伊万遇见了曾与小伊万父母有交集的罗德里赫与伊丽莎白夫妇。如前面所有的对话一样,罗德少爷那一句:“孩子出生后,我要教他的第一个词是钢琴。”

真是让人会心一笑啊。接连洪姐的不是应该叫妈妈么吐槽,突然给人幸福的感觉。假如有着这样性格的他们只是普通夫妇,那确实有可能出现这样效益盈满的话语。

相对幸福的罗德夫妻,因为他们的回忆而陷入悲伤中的小伊万是那么的可怜。曾经幸福的家庭,慈爱优秀的父母在面前一夕崩坏,对于一个年幼的孩子这是无法解脱的梦魇。

就连在山中等待着那希望之蝶的时候酒醉的小伊万也呼喊着:

“因为伊万没跟爸爸妈妈一起去死!!!所以伊万是坏孩子……伊万……再也没办法被人爱了……”

五年……人生有多少个五年?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异常重要的五年……在无尽的孤独寂寞中,小小的伊万一个人忍耐。这个本该幸福坚强的孩子在东方旅人的怀里渐渐崩坏。

 

勇敢的万尼亚。

    坚强的万尼亚。

    人见人爱的万尼亚……

这是伊万父母的期待,这个小小的孩子把它当做生命里的光芒。反复在失去和希翼中等待。等待着……在被红色大雪覆盖的梦中有人能找到他,呼唤他:万尼亚……

 

If I could fly across this night  如果能以比光还快的速度

Faster than the speed of light  追赶这夜晚的话

I would spread these wings of mine我将展开我的双翼

 

“我在你身边……我找到你了,伊万,我找到你了……

我找到你了,伊万。雪已经停了,太阳出来了……”

 

年轻的东方旅人,没有能守护自己家庭的黑发旅人…收紧手臂守护了这个孩子。

他感谢命运让他们相遇,带着对于过去的救赎他抱紧了小小的孩子直到他深沉睡去。

和善温柔又淡薄的他微笑了起来。

[大雪永不停息的幻想世界,你已走到了尽头。]

 

 

Hello, tiny star哈罗,小不点星星

Can you hear me call?    听到我的声音了吗

I'm so blind as everything at birth     我与万物诞生之后一样盲目

 

 将一份感情和信念从枷锁里释放,必然要面对它新的姿态。在无尽的大雪中找到了小小孩子的旅人也许还没来得及想明白,神就将希望之蝶送到了他们的面前。

伊莎贝拉的落网本该是让两人无比高兴的事情,可是因为一个意外,那承载着希望的绝美变成了一堆失去光彩的残骸。

 

小小的伊万不能明白自己为什么不再想帮耀找寻伊莎贝拉,不再希望伊莎贝拉的出现。

年轻的东方旅人也不明白蝴蝶和这个孩子哪一个更加接近自己心灵的答案。

他没有发现,这个孩子对于他的感情已经有了不同的东西在萌发起来。

 

孩子的纯真美好就是在这时显现了出来,小伊万虽然想独占耀的目光却还是忍耐着将那美丽的蝴蝶送到耀的眼前。

但命运的残酷也是在这时候显示出来,不顾两人的努力,一块露出的小石头就让两人的希望粉碎的干净。

 

被一时激动的耀吓着的小伊万失去了踪影,反应过来自己做错了事情的旅人再一次去寻找不见了的孩子。

面对发烧混乱还想着他是否安好的孩子他才明白此刻这个全心全意相信他的孩子比那虚幻的美丽、沉积的过去重要千倍。

 

“我怎么会怪他呢?伊万也爱着耀啊……你不要哭,好吗……”

 

[那个世界的大雪永远落不尽……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存在着。]

[但我相信,你一定会找到我,带我离开这里……]

 [我一直在等你。]

 

 Through the years and far away     经过了千年之远

Far beyond the milky way                在那遥远丝绸之路的尽头

You're the shine that never blinks   你就是那不曾闪烁的光辉

The shine that never dies                那光辉绝不曾暗淡

 

  [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        [ 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  ... ]

      “每当黑夜,你就为旅人指引方向……”

背着高烧的孩子,旅人在祈祷,希望星星能给予他正确的方向。

不愿抛弃过去的他和被过去抛弃的孩子回忆着各自的伤痛在山中徘徊。

记忆在重合,旅人不能失去背上的孩子,他竭尽全力寻找着出路。光明的女神眷顾了他,他最终敲开了渡假中青年警官的门。

  

时光又仿佛回到了最初那悠闲的时候,和路德警官“小两口”在一起的日子又回到了文章开始时候的平和舒缓。阴霾渐渐被驱散,但接踵而来的是依旧纯白的大雪。

在伊万发现路德拥有伊莎贝拉标本的同时,楼下也传来了久违的声音:

“太好了……太好了……你没事!伊万你没事……让姐姐看看!”

 

一切都来的如此的突然。虽然小小的伊万也许没有准备好,但我们都记得……都记得当小万尼亚躲进耀的后备箱后那一纸通缉令和电视随处在播放的诱拐绑架新闻。

 

“耀……耀呢?耀在哪里……”

“没事的……伊万没事了,没事了……那个坏人早已经让警察叔叔带走了……”

 

随着光明女神而来的必定是她的双生姐妹——影。

一步一步的铺陈我们早就看在眼里,可在如此祥和温馨的气氛里让人如何接受。

命运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把所有人捉弄。作者也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挖了个明坑推你下去坐坐。

 

If I could flow against these nights  如果能够比光迹还加笔直的

Straiter than the string of light      在连绵的夜里逆流而行的话

I would lay these hands on time    我便能将将双手交付给时间洪流

 

于是,文章到了这里也该是个尾声了吧?在经历了如此多后,我们还能在小小的娜塔数着自己的1、2、3、4号情敌的时候笑笑。但是,大家都没想到的是,成功解救了耀回到了家中的小伊万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从路德那里得到的伊莎贝拉的标本。带着满心的喜悦,他想将这个给予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早就说过,作者不是什么大好人儿,她就这样又安排着一个陷阱等着小小的伊万往里面跳等着我们去坐坐。

 还记得文章开头陪衬用的小阿尔么?好吧,坏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可爱的小阿尔一封错别字的挑战书又给了小伊万一个考验。小阿尔抢走了那好不容易得到的伊莎贝拉。孩子们展开了小孩子间的决斗。(笑)

本来孩子间能决斗成什么样啊,但是在作者不知安什么心眼儿,米英也来串场围巾也不能忘记的诡异作用下……这孩子间的斗争越发惨烈。

曲折的硬是衬托出小小伊万的爱比海深、情比金坚!

不得不提及的是作者每章标题出现的蝴蝶种类都会和故事情节结合起来。而此几章出现了代表下定爱的决心好战的燕尾蝶和代表少年时代友情的大孔雀蛾。细细看这些美丽的蝴蝶,你会从故事里想到什么呢?

 

小小伊万和年轻旅人的故事就这样在最初平静悠闲的生活气氛中完满的走向尾声。

彷如经历了一场风雨,蝴蝶又从叶子下伸出翅膀悠缓的飞向青空。

以后的他们到底会怎样呢?

嘛嘛……我就不再透露下去了。

 

Through the years and far away                     经过了数年之遥   

Far beyond the milky way                               在那遥远银河之外的彼方   

See the shine that never blinks                      有著不曾闪烁的光辉

The shine that never dies                               那是绝不会熄灭的光辉

 

 你知道光芒的名字吗?

    那即是——  

    【 你 】

    我的小星星。
  

END

 

然后的然后,还没真的完哦!这不是还有番外么?

再会吧,我的小星星。 

终有一天,我仍然能够再次找到你。

说错了哦,这下轮到那小小的孩子来追寻你了,年轻的旅人哟,孩子总会长大的。不要忘记了……

【 Le Papillon 相关】星之光 - 4711 - 

所有就有了以后的万尼亚……至于这之前之后,请大伙自行看文儿解决吧。我就先行休息了,今次管褒不管贬啊,食用自便。于是最后恭贺蝴蝶完结,顺便督促番外快点儿!

 

【 Le Papillon 相关】星之光 - 4711 - 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